HLTV出品:不畏艰险,“法国巨坦”RpK的故事

收藏

HLTV出品:不畏艰险,“法国巨坦”RpK的故事

Max+
08月06日
5
5691
李田所

Cédric“⁠RpK⁠”Guipouy是少数不多的在CS还不是个可加以谋生的职业选择时选择退役,但在搁置鼠标多年后仍能成功重回赛场的选手之一。如今他已年过而立,却仍在赛场上突破自己的极限。本文分为上下两篇,该篇为上篇。

“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这件事的重要性。对于已经为这个目标准备了数周的选手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三个多月的努力就这样白费了。”Titan经理Jérôme "⁠NiaK⁠" Sudries在他的声明的第一段中写道。那时这支法国队伍在队员Hovik"⁠KQLY⁠" Tovmassian于csgo第四届major赛事——DreamHack Winter 2014几天前收到了vac封禁后,失去了这场赛事的资格,并且被禁止带一个新队员去重新参加资格赛。

在事件平息后,Titan开始收拾残局,与作为队伍中第五人的教练Jeremy "⁠ioRek⁠" Vuillermet在2014年最后几个月里参加比赛。此时CS:GO仍是一个年轻的游戏,并没有许多能够选择的本土选手,于是NiaK和他的团队深入研究,试图找到最佳的替代选手,最终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如果能够成功实施,那么其不仅可以为这个阵容提供一个可靠的选手,而且还可以成为一股清风,用以消除这场震撼了这支法国队伍,甚至是整个反恐精英职业圈的公关灾难。他们选择了一位深受喜爱的,在两年前由于电子竞技并不是一个发展很好的道路所以选择离开赛场的选手。

 

RpK和VeryGames在DreamHack Winter 2012上,这是RpK退役前的倒数第二场赛事
 

“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我正在做一辆汽车的道路测试,而这时NiaK给我打了电话。” RpK告诉HLTV.org。“我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脑海里已经开始对自己说‘不,不,这与我无关’,但最终我还是接了电话。我记得站在路边和他对话了40分钟以上,并告诉他别绕弯子,直接说正事。起初我根本不相信他,觉得这都是谎言,但是他花时间解释了反恐精英的赛事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然后我回到家里看录像,看到了人山人海的体育馆等变化。当我看到这一切时,我发觉了其中的魔力,并认为当下是一个疯狂的世界,然后问题就来到了我是否能够卷土重来这件事上。”

RpK自2013年初起就离开了CS,在开始于CSS并在CSGO初期结束的六年传奇生涯后,他一直与父亲一起担任汽车修理工。尽管被认为是最棒的起源选手之一,并且在转战CSGO之前将自己交易去了最具统治力的队伍,在RpK发现自己不能靠此挣得可供生活的薪水后,生活开始愈发艰难,这迫使他放弃了如日中天的职业生涯。

“我开始变老了,而我的生活中除了CS之外一无是处。那时,我们并不能挣到很多钱。当然,那时我们也有合同,也能挣个几十块,但我们无法像如今这样靠打游戏来谋生。当时,我不认为这个游戏会发展到人们可以依靠它生存的地步,所以我不得不做出决定。这是一个我本不希望去做的决定,但当时的我不可能再沿这条路走下去,去花费大量的时间在这个游戏里,却并不能得到足够的报酬,所以我与父亲开展了一桩事业并成为了一个机械修理工。我切断了与整个职业圈子的联系,因为我不想再被引诱,我不想对自己说:'好吧,Ced,让我们再次回到这个游戏中去吧。‘”

对于Titan来说,让RpK从退役中复出是一个冒险的举动。尚未从CS 1.6或Source过渡到CSGO的传奇玩家正在计划卷土重来,因为这个新版本的游戏开始声名鹊起,并在2013年至2015年间成为利润丰厚的职业机遇,但大多数人却未能达到想要的结果,因为那些一直保持活跃状态的选手正在不断突破这个游戏的上限,而职业比赛也变得越来越激烈。尽管可能失败,但在一群紧密联系,彼此熟悉的选手足以使得RpK的游戏过渡更容易的情况下,他和Titan相信他们可以创造一种能够使他重回职业水准的氛围,并发挥出顶级水平。

RpK赞成的另一点是,他是新游戏初期最活跃的选手之一。“当我们开始玩CSGO时,我们知道NiP会很厉害,特别是GeT_RiGhT。他就像我一样,在游戏甚至还未正式发布之前,他就已经在测试版中玩了很久了。我以前一直和他在固定那几个服务器上玩,所以我知道他已经准备好要过渡到这个游戏上了。与他们比赛时,我们在技巧方面更甚一筹,但是他们的游戏内IQ更高。我发现他们在某些方面更加聪明,所以当我们与他们比赛时,他们总是能够领先一步。”NiP在CSGO发布后确实将自己打造成了那股最恐怖的统治力量,并在线下赛上打出了87连胜的成绩。RpK所在的VeryGames在2012年打了四场赛事,四场赛事均输给了瑞典军团,并都位列亚军。但在这一年的DreamHackWinter赛事上是RpK最闪耀的时刻,尽管在决赛上以0-2输给了Christopher "⁠GeT_RiGhT⁠" Alesund带领的NiP,他仍在最终的数据榜单上拿到了1.38的rating。

“我认为在我回归后,泰坦所期望的是'TheTank '的再现——这是立场稳固而又强大的代名词。” RpK提到他的另一个绰号时说。“我认为他们也相信我可以不断上升并弥补失去的时间带来的能力下降,这反过来也是我对他们的期望。他们可以帮助我赶上进度,以便我可以给他们带来我的强势:在个人能力方面的稳定以及在团队协作方面的优秀。不过起初并不容易,因为我离曾经的水平距离遥远,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能够在自己的位置上得心应手。”

“圣诞节期间,我在家里用一台旧电脑玩了一小段时间,但是当我(为战队)开始训练时,我去了比利时的训练营,而那时才是我真正开始重拾旧山河的时刻。有趣的是,在未碰游戏的两年后,我并未感觉自己失去了很多技巧,而且很快就重拾了它们。真正困难的是这个游戏,它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我在其中完全迷失了。我无法理解其中发生的任何事情,最重要的是,适应性并不是我的强项,所以我完全不适应这个游戏的环境。杀人还好说,但是其他剩下的事情对我来说都很难。”

 

RpK在2015年回到了Titan的活跃阵容,但要弥补过去时光的损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RpK离开职业赛场的两年里,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而且在CS的知名度突飞猛进的同时,游戏的玩法也变得愈发复杂。各个战队开始招聘教练和分析员,各大组织设立了可供使用的游戏室,而日程表上紧凑的安排使得这些团队必须不断发展,否则就会有落后的风险。“在整个Titan期间,我试图去真正理解我身边发生的事情,” RPK说道。“在游戏理解方面,我从来都不是最努力的人之一。我并不像apEX那样会去花大量的时间待在服务器里,如果这样做,那么我的脑子会很快融化。我认为我会花费如此长的时间去恢复往日水平的原因,就是虽然我知道游戏已经进化很多了,但我仍拥有从起源时代就一直带着的心态。我认为自己无需在游戏中花费太多时间就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选手,所以我有点不屑一顾,告诉自己一切都会顺利进行,而这并不是最终发生的事情。在一段时间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必须更加认真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选手,但是一想到回到过去修车的时代,我便不愿意回头。即使我拒绝目睹现实,我也完全投身心于CS,而这便要求我比以往更加努力地去奋斗。”

在RpK回归后的第一场比赛ASUSROG Winter 2015中,他再次在与NiP的总决赛中输了,随后又在Inferno Online Pantamera Challenge比赛中获得第二名,而这次则是在决赛中输给了Fnatic。此后不久,Titan在IEMKatowice 2015 Main Qualifier中成功闯入major正赛,这是自KQLY事件以来他们第一次参加major,但在面对家乡战队Envy时他们以14-16输掉比赛,随后又输给了PENTA,意味着这支队伍的早早出局。尽管仍有不足,但Titan将他们自己树立为了坚实的淘汰赛竞争者,先后数次进入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并有一次闯入总决赛,但他们始终无法保持稳定,并始终落后于竞争对手:Envy。当Vincent “⁠Happy⁠” Schopenhauer的队伍在2015年中期停滞不前时,发生了法国第二次大洗牌。Kenny “⁠kennyS⁠” Schrub和Dan “⁠apEX⁠” Madesclaire去了Envy,而Richard “⁠shox⁠”Papillon和Edouard”⁠SmithZz⁠“Dubourdeaux则加入了Titan。变阵对于Titan的志向并没有多大帮助,因为他们仍然难以成为冠军争夺者,并且在2015年剩下的两个major中举步维艰,在ESL One Cologne和 DreamHack Open Cluj-Napoca的小组赛阶段便遭到淘汰。此时Envy在罗马尼亚举起了奖杯,证明他们在人员交易达到了新的水准。

在数据方面,RpK对于Titan而言并不算是个能够改变使其达到巅峰的选手,但他沉稳的气质和适当策略的采取,使他在这个游戏开始变得越来越细致入微和其他玩家加入以填补首要角色时成为了队伍中的堡垒。 “我确实发现自己处于游戏中一些较困难的位置。”谈到自回归以来他作为职业选手的发展,RpK说道。“但那并没有让我感到困扰。我喜欢处在自己的小角落里做我自己的事。当把我的CSS和CSGO事业拿出来做比较时,CSS相对而言更容易,因为我们可以取得多杀,身边也没有分析师或教练在看着我们,所以让人们感到震惊的同时取得双杀或是三杀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我们只是在与对手刚枪,而这也是让我成为明星选手的我自身的强项。而在CS:GO中,如果我像以前那样去刚枪...那是不可能的,我会马上被封烟或是被闪白。这个游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的区别一样。”

Titan由于其在一年前KQLY作弊时间导致财政问题源出不穷,最终于2015年末宣布关闭俱乐部,而这支法国比利时联合队伍发现自己在2016年初无家可归。G2老板Carlos "ocelote” Rodríguez此时刚刚将他星光熠熠的欧洲阵容出售给了FaZe,正在市场上寻求一支新的队伍。最终合同被签下,这支由NiaK经营的队伍转到了LOL出身的组织麾下。“G2更专业,”RpK说。“要马上获得成果是存在一定的压力的。就我个人而言,我一直都很好地应对压力。当事情不起作用时,它们就不起作用了,就是这样。我并不能想到所有的会发生的不同可能性。大部分事情都能进展顺利,我们当然也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我一直相信那支团队,直到Envy与我们交换队员……那也是我再不去相信它的时候了(笑)。”

 

RpK回忆道,加入G2后很快便有要他们取得赛事成果的压力袭来
 

RpK在G2中度过了一年,期间比赛结果参差不齐。他的Major诅咒仍在继续,法国队再次在MLG Columbus小组赛中出局,在那里他们于首场比赛和决胜组比赛中都输给了Virtus.pro,在此过程中曾将Cloud9淘汰出局。然后,在Alexandre “⁠bodyy”Pianaro 代替了Kévin "⁠Ex6TenZ⁠" Droolans的位置后,G2在赛事好坏结果之间轮流交替,在DreamHack Masters Malmö上获得第13-16名,然后在ESL Pro League Season 3 Finals中获得亚军,又在ELEAGUE Season 1中获得11-14名,紧随其后的是他们取得的最好成绩:在伦敦举行的首届ECS决赛中,他们最终捧起了奖杯。RpK在伦敦举行的赛事中获得1.24的rating,这是他在2016年大型赛事中的最佳表现。

然而,再一次,G2无法延续其出色的ECS赛事成绩,并在major中又一次失利。在ESL One Cologne 2016中,他们被分到了含有SK和Fnatic的死亡小组,并在输给这两支队伍后出局。他们在接下来的SL&i-LeagueStarSeries; Season 2 Finals又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但最终,在2016年所剩的时光里,他们无法在大型赛事中进入淘汰赛。在2017年第一届major——ELEAGUEMajor 2017到来之前的冬季休假期间,这支队伍聚集在一起训练,但是在参赛的两支法国队伍于小组赛阶段便被淘汰出局,在选手休息期间里便在酝酿的改变最终发生了。

棒棒哒
(0)
+1
    换一批
    垃圾
    (0)
    +1
      换一批

      扫描二维码下载VP电竞

      每日电竞资讯准时送达

      已有 5 条评论

      网友互动

      看点、槽点,不吐不快!别憋着,马上大声说出来吧~记得先登录
      250
      登录
      全部评论

      还是空白呢,快来抢沙发~

      关注我们
      读者群1140179789
      微博VPGAME
      微信公众号

      VPGAME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vp-public
      扫描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最新版VP电竞APP

      VPGAME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