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TV出品:首支超级国际纵队——Kinguin的故事

收藏

HLTV出品:首支超级国际纵队——Kinguin的故事

Max+
06月03日
11
5837
Zhuminem

导语:五年前,Kinguin打破陈规,签下了一支不同寻常的阵容。五年后,HLTV对参与那支战队组建的部分人士进行了采访,想要了解他们是如何将CS引入一个全新时代的。

Maikelele现在正想着当初Team Kinguin是如何成立,而当时的CS职业圈又是与现在有多么的不同。在2015年,几乎没人听说过国际纵队的存在。“我希望人们能意识到那是一个不错的决定,理解当初的情况是怎样的。”他对HLTV说道:“现在,如果你是一名职业圈新人,你不会明白FaZe Clan是怎样出现的。”

如今,距离Team Kinguin正式成立已经过去了五年的时光。这一计划的实现为日后CS竞技大环境的彻底革新奠定了基础。尽管国际纵队在那时其它好几项电竞项目中已呈大热之势,但却很少在CS:GO项目中出现。仿佛这款游戏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你将选手们移出他们的舒适圈,就会产生无数的交流问题及文化冲突,这毫无疑问会使你组建的战队具有先天的劣势。

2015年5月,Team Kinguin成立,距今已有五年

 

2015年5月,Kinguin开始推动大家挑战这一传统观点。这家做电脑游戏市场的香港公司在CS:GO中看到了一个扩展其全球印记的绝佳机会。那时也正是CS:GO以及整个电竞行业蓬勃发展的年头。他们了解到,一支仿佛是从范特西游戏中才能见到的全新阵容正在与SK Gaming展开谈判,于是他们直接通过加钱的方式把那些选手们全部抢了过来。“我们都清楚加盟SK是更加理性的决定,接受Kinguin的报价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我们决定赌一把。”Maikelele解释说。他和ScreaM是那支队伍的明星选手,他们都是被前战队踢出,正在寻求新项目以重振他们的职业生涯。瑞典狙击手Maikelele因为缺少大赛经验被NiP移除,而比利时步枪手ScreaM则是求职屡屡碰壁,且他在Epsilon的队友因为那次臭名昭著的假赛事件被裁掉,导致他成为队内唯一一名选手。

“我实在无法与某些(瑞典)选手合作,有些人我不喜欢,有些人不喜欢我。”Maikelele解释道:“如果我还想(再次)为NiP效力,我就得耐心等待他们的邀约,你永远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我那时的目标便是要率队超过NiP。

“ScreaM和我曾稍微聊过一起组队的事情,但更多是开玩笑的成分。但后来我们又一次聊到(这件事情)。我想要在一支国际纵队中打比赛,因为我认为如果你能从不同国家挑选队员,队伍会变得更加成功。这不像NiP签下allu那样,他们一半时间讲瑞典语,一半时间讲英语,因为allu听不懂瑞典语。而如果只说英语的话,你几乎可以从任何地方选人。于是我们就想:让我们搞点事情吧。”

Maikelele和ScreaM开始了寻找合适选手的征途。他们一度还曾考虑组建跨大洲阵容,找了两名北美选手Skadoodle和Hiko。最终,他们喧选择了三名处于职业生涯不同阶段的选手。rain在那时还是一名冉冉升起的新星,他在LGB战队与Maikelele共事时引起了后者的注意。一度脱圈的SKYTTEN曾在LGB前一代阵容中打进过2013年DreamHack冬季Major,那时Maikelele也在队内。最后一员是当时28岁的老将fox,他的水平远在伊比利亚半岛其他选手之上,但一直没能得到在顶尖水准证明自己的机会。

“NiP把我踢走时,曾问我要不要试着在LGB战队打比赛(原文注:当时两支队伍属于同一家母公司Diglife),而且他们一直在说rain是一名天赋多么出众的选手,所以我就同意在LGB打一段时间,看看他到底水平如何,因为我当时已经有组建国际纵队的想法了。”Maikelele回忆道:“他很强,是一名非常全面的选手。

“SKYTTEN和我是非常好的朋友,我们并肩作战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曾聊过这一情况,谈到组建国际纵队的事情,然后他表示:‘如果你给我一个机会,我能证明自己的实力。’他不是一名无人知晓的选手,他曾代表LGB战队参加过Major。他挺不错的。我们决定选他入队,看看磨合情况怎样

“fox被困在葡萄牙圈内,但他每次参加国际赛事都有上佳表现。人人都说fox非常棒,他是一名斗士。我们想要他这一点,因为我们明白大家需要拼搏努力才能进步。”

Kinguin的这一计划在许多方面都是革命性的。很快就有坊间传言,这支战队的选手摇身一变成为了这款游戏的世界最高薪,这在整个CS圈产生了多米诺效应。“我们有次和Virtus.pro打训练赛,他们问我们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fox回忆说:“当时大家的薪水都在1000欧元上下,而我们毫无征兆地签了3500欧元的合同。那改变了一切。所有人的薪水都开始飞升。”

Kinguin战队在DreamHack夏季赛完成首秀

 

Maikelele笑着回忆起建队之初的日子,队员们渐渐开始互相熟悉,但也一同踏入了国际纵队这一无人涉足的领域。“当时气氛特别欢乐,队内总是欢声笑语。fox的英语非常糟糕,和他打比赛很有趣。我们每天都会坐在电脑前训练6~8小时,不断进步。”他说,并解释队伍的比赛风格是如何通过每个人的贡献形成的:“我们都曾当过指挥,于是互相分享了自己的想法。ScreaM曾与Ex6tenz合作过,我曾与Xizt合作过。每个人都把在过去队伍中积累的经验带到了这支新战队中。”

最初在Kinguin集训基地的日子是甜蜜美好的,然而几个星期后就出现了裂痕。第一次阵容变动发生于六月底,SKYTTEN的指挥引来全队的不满而导致他被踢出。当时Kinguin要去斯洛文尼亚参加Gaming Paradise Inhouse预选赛,而SKYTTEN由于身体抱恙无法参加。全队启程的前一天,Maikelele将换人的决定告知了朋友。“他情绪很激动,我也是。我很难受,因为我知道那将是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他说:“或许我是错的,但我觉得队内有些选手不喜欢和他一起打比赛。我模糊地记得有人抱怨他喜欢卖队友来获取好数据,但那只是大家心情低落时喜欢说的东西罢了。我完全不认为他是喜欢卖队友的人。”

在大家制定的引援名单中,高居榜首的便是NiKo。这名波黑天才少年在斯洛文尼亚为Kinguin替补出战,并打出赛事最高的1.28 rating。当时他正在mousesports的替补席上消磨时光,因为俱乐部决定回归德语交流体系。然而,这一转会最终没能实现,因为Kinguin在斥重金签下rain后不愿意再度打开支票簿。“我记得金额在40000欧元左右,”Maikelele说,“和今天的转会金额相比实在不算什么。几年后,同一支战队,代表不同俱乐部,花了500000美元才从mousesports手中买下他。想象一下要是我们最开始就买下他会是怎样的情况。”

最终,替换人选确定为全新复出的dennis,他在2014年中接受了一份全职工作,休赛了一年之长。“是olofmeister说服我回归,努力训练,并最终加入Kinguin。”他透露道:“他告诉我大环境更为成熟,薪水也足够大家以此为生了。”Kinguin与这名瑞典选手的首秀是在2015年FACEIT联赛第2阶段线下总决赛。他们在死城之谜上打出了灰天鹅般胜利,16-0血洗波兰战队Virtus.pro,震惊世界。pashaBiceps在得知Kinguin的成立时曾表示“no chance, my friend”,而那场比赛的结果让这句评论变成了火遍全网的表情包。

Kinguin总算进入状态,打出自己的体系,开始收获胜利果实了。然而,一次突如其来的巨变再次扰乱了他们的计划。正如之前有关这支战队的一切都是打破常规的一样,这次事情的发生也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就在FACEIT联赛第2阶段线下总决赛开始的几天前,Kinguin宣布与教练dalito解约,因为他与一个被VAC封禁的账号相关联。“这是我一生中碰到过最奇怪的情况。”Maikelele说:“当时我们正处于瓦伦西亚,然后dalito开始变得焦虑不安。他一直在说什么‘我要回家,我真的要回家,我得自己出机票钱’之类的。我们让他放心,俱乐部会帮我们订好酒店,我们可以一起在这里待上几天。

“俱乐部帮他出了机票钱,他与我们分别一两个小时后,新闻就出来了。我知道他与几个被VAC封禁的玩家是好朋友,大家都在谈论(他),但我一直不信。他跟我说他没有作弊。

“我们没有过多纠结于这件事情,反而还笑了起来。我们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去就过去了。TMD,他仍然是我们的好朋友。’确实,他在这件事情上撒谎了,但说实话我觉得许多玩家碰到这种情况时都会撒谎的。”

Kinguin是第一批将指挥权交给教练的战队——当时Valve与其它赛事举办方还没有限制教练与选手们的交流沟通。但是,dennis坚持说在那段技术比战术更重要的时期,dalito的离去几乎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发挥。“过去,教练的影响力并没有现在那么打,所以我不觉得他的离去有什么影响。”他说。改为dennis指挥后,Kinguin战队在夏天快结束时打出了优异表现。他们在ESL One科隆Major杀进八强,并在Gaming Paradise赛事拿到了队史第一个冠军头衔。

Team Kinguin在Gaming Paradise赛事的合照,那是他们转会G2前最后一场赛事

 

那是他们为Kinguin效力的最后两场赛事。9月11日,原Gamers2俱乐部将其品牌名称更新为G2,而Kinguin成为了这家俱乐部的冠名赞助商。作为交易的一部分,Kinguin全队转投G2旗下。G2多年来一直在不断追求卓越,希望成为西方世界最大的电竞俱乐部,而这便是他们多项重大举措的第一项。

这次转会是他们几个月精心计划的结果。

G2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ocelote在今天可以说是电竞产业最为成功的人士之一。他入选了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名单,其一手创立的G2俱乐部在2019年估值达到1.65亿美元。但在2015年初,这名退役的前职业选手还正在电竞行业中摸爬滚打,G2还只是叫做Gamers2,还只是一支有着远大梦想的小俱乐部。

由于在《英雄联盟》项目中使用不同国籍的选手达到了顶尖水准,因此ocelote很了解国际化的方式与好处。当时Gamers2旗下有MICHU领衔的波兰战队,但表现一直很挣扎。ocelote明白,俱乐部需要另寻出路,而他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合伙人:Viktor Wanli,Kinguin的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

“与ocelote一起建队是正确的决定。他对整个行业已经了如指掌。”Viktor Wanli表示:“我们的阵容非常强大,我们知道和ocelote一起能够兑现其全部的潜力。我们对G2进行了投资,并约定一段时间后将队伍转会至G2。”

ocelote对于CS职业圈的极度保守感到困惑不解,他决定要做出行动证明自己的观点。“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没有CS:GO战队相信多国纵队的潜力。”他解释道:“我们下定决心要改变这一陈旧思想。”他说,Maikelele和ScreaM组建的这支阵容包含两个重要元素:“实力与市场价值。”或许没人能比ScreaM更好地代表后者了吧,他甚至没有什么重大成就但却已经可以进入CS名人堂了。然而,在G2签下Kinguin战队后,这名比利时选手已经在身心两方面与其他队友渐行渐远。他只为G2打了一场赛事——DreamHack公开赛伦敦站——然后就要求转会至法语战队。

“ScreaM的心已经不在队伍中了,大家都能感觉到。”Maikelele回忆说:“我不认为他本意如此。我记得当时Envy也在(DreamHack公开赛伦敦站),他就经常和他们待在一起。我们开始讨论组建一支瑞典/挪威战队,但也没有做出最后决定,只是我、rain和dennis之间的闲聊罢了。

“人们开始厌恶ScreaM对待队伍的态度,而且比赛中也出现了一些情况。大家觉得他开始喜欢卖队友了。他的角色安排就决定了他不是一个冲锋在前的选手,这不是他的比赛风格。但有些时候你不得不这样做,而你没有,这就会让人们开始说三道四。”

大家开始对这支队伍的未来产生质疑,但一切都在克卢日-纳波卡Major重回正轨。从CPH Wolves签入jkaem后,五个人在德国集训时建立了独一无二的友谊。“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Maikelele解释说:“大家都在早上起床,吃早餐,打游戏,然后一起喝啤酒。我们什么事情都是一起做的,大家都非常开心。队内气氛完美无瑕。”而在游戏中,一切也顺风顺水,自信心遍布队内每位选手。“在过去,唯一的战术就是爆头,这对我们来说很完美,因为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dennis说。

一切努力都得到了回报。在克卢日·纳波卡,G2先是从包含TSM、mousesports和FlipSid3的死亡之组晋级,然后两图轻取Virtus.pro。直到半决赛,Envy才在戏剧般的三图大战中停下了G2的前进步伐。那支法国战队在炼狱小镇克服三个赛点扳平大比分,然后在死城之谜血虐了G2。这是Envy的最后一道难关,他们来到决赛后一边倒地击败了Natus Vincere。

“那仍然时不时会成为我的噩梦。”Maikelele承认:“那是我离赢得Major最近的一次——尽管我之前曾(随NiP)在(2014年DreamHack冬季Major)决赛对阵LDLC时图三11-4领先。不是在贬低Na'Vi,但我认为我们绝对能在决赛轻松战胜他们。我认为我们的比赛风格能够克制他们的比赛风格。”fox也认同这一关观点:“我们有90%的胜率。”

G2距离克卢日·纳波卡Major决赛仅有一回合之遥

 

那次奇迹之旅助力G2俱乐部向伟大进发。“它告诉世界,G2 Esports是新人,但已准备好统治世界。”ocelote说:“在那之前,没人相信我们。事实上,人们觉得我们只是运气好。然后我们就统治了几乎每个顶级电竞项目。”然而,这支满载众人期望的战队却在Major后解体了。

他们的问题始于dennis被fnatic买走,aizy取代了他的位置。这名丹麦选手在Dignitas打出了一番天地,但他其实并不适合这支国际纵队。“这是一次愚蠢的变阵,我觉得大家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fox说:“他很出色,但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你放走了把舵的指挥dennis,然后签下一名自由人。这毫无道理。”Maikelele声称他曾建议改签Xizt,并表示队伍在阵容变动后开始变得“马虎”和“迷失”。他透露,这是他后悔没能做得更好的两件事情之一。另一件事情则几乎毁掉了他的职业生涯。

尽管dennis离队后G2处于风雨飘摇的阶段——在IEM圣何塞站杀入四强后状态就一路下滑——他们仍然是大家的抢手货。当时,《使命召唤》项目的顶级俱乐部FaZe正在考虑进军CS:GO。而据传G2因未向队员支付赛事奖金而导致双方关系恶化,甚至到了队员们开始与FaZe眉来眼去的地步。

由于FaZe曾试图不费一金一银从G2签下全队,两支俱乐部间产生巨大分歧。Maikelele参与了这场纠纷,导致他差点被所有大型赛事举办方禁赛。最终,双方还是达成了交易,转会费是当时创纪录的700000美元。

“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会避开所有那些G2和FaZe间的事情。”Maikelele承认:“我好几个星期,甚至好几个月没有任何动力。我每天要花15~20小时与不同国家的不同律师开会。那段时间令我生不如死。全队其实都参与了这件事情,但我是受影响最大的,因为我最为积极。

“那件事情极富戏剧性,我记得我差点被禁赛了,因为G2的共同所有人Jens Hilgers想方设法要将我禁赛(但没成功)。我得以结识Ralf Reichert(当时ESL Gaming的首席执行官),他给我提供了许多帮助,安排我和不同的赛事举办方谈话,让我有机会从自己的角度解释整件事情。我不知道这样说合不合适,但我很幸运FaZe最终是把我们买下来,而不是免费抢走。如果后者发生了,我想我就再也没机会打CS了。

“我和G2之间的关系非常糟糕,而且还曾经发生过有人朝G2的老板扔鞋子的事情。我不会说是谁,但情况是在是太诡异了(笑)。”(原文注:ocelote不愿意对此事件发表评论,也不愿意提及Maikelele在这桩转会背后所扮演的角色。)

FaZe的操作差点终结Maikelele的职业生涯

 

在2017年接受分析师Throin的采访时,Maikelele曾表示“每个人都想要加盟FaZe”。然而,fox驳斥了这一观点,他表示队内对于这一决定存在分歧,还说大家因为拒绝了G2提出的丰厚新合同而损失了不少钱。

“我真的很喜欢FaZe,他们尽全力讨好我们,但jkaem和我都觉得不该做此决定。”这名葡萄牙老将说:“rain倒是无所谓,他觉得队伍做怎样的决定都行。他只是想打比赛。

“那时,ocelote给我们开出了11000美元薪水的合同,还包括几家皮肤网站的分成,以及他正在构想的一些计划。那是一笔超值交易。其他人爱怎么说怎么说,但在我看来,他是这个行业中最好的人之一。甚至在我们最糟糕的时光,他也一直在支持我们,告诉我们‘别放弃,别担心结果,该发生的自然会发生’。他没有给我们施加任何压力,并一直支持着我们。这正是大家所需要的,因为高昂的薪水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你有一个无论成绩如何都愿意支持你的老板,你无法再要求更多了。

“我们为了FaZe的名头放弃了上述那一切。我最想怪罪的就是Maikelele,他是给我们压力最大的人,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他是FaZe的超级粉丝。‘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他们有上百万的粉丝!’我TM才不关系这些东西。我们拒绝了G2的合约,就为了从一支毫无CS经验的俱乐部拿7000美元的薪水。在最开始,一切都混乱不堪,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CS领域是怎样的。然后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了,人员变动……”

一切都不同了。加盟FaZe不到13个月,除rain以外的所有人都离队了。组织这次转会的Maikelele甚至还是第一个离队的。FaZe开始不断轮换选手,直到2017年,这支北美俱乐部据传花了500000美元转会费买下了NiKo——几乎是他两年前转会费的10倍。G2的法语阵容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然后他们去年签下了两名来自巴尔干半岛的明星选手——“我们100%是要往国际纵队的方向发展的。”ocelote如是说。而在2015年曾大胆迈向未知领域的Kinguin,之后几年一直没能在CS领域有所作为,逐渐泯为众人。2019年,该公司的电竞分部更名为devils.one。

Maikelele只能在远处看着他一手打造的队伍成为世界一流战队,甚至一度坐上TOP1的宝座。在被GODSENT移除前,这名瑞典狙击手接受HLTV采访时表示,他很高兴能帮助那些在祖国无法找到机会的选手打破壁垒,组建一支国际纵队。他认为他的名字将永远与CS:GO史上影响力最大的队伍之一联系在一起。

“他们仍在拼搏。或许这不是同一支阵容了,但这是我最初成立的队伍。”他说:“它是最强的战队之一,多年来一直如此。我只是希望人们能够明白,国际纵队是CS的未来,而我是第一个向大家证明这一点的人。”

棒棒哒
(0)
+1
    换一批
    垃圾
    (0)
    +1
      换一批

      扫描二维码下载VP电竞

      每日电竞资讯准时送达

      已有 11 条评论

      网友互动

      看点、槽点,不吐不快!别憋着,马上大声说出来吧~记得先登录
      250
      登录
      全部评论

      还是空白呢,快来抢沙发~

      关注我们
      读者群546624835
      微博VPGAME
      微信公众号

      VPGAME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vp-public
      扫描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最新版VP电竞APP

      VPGAME微信公众号